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西甲 > 正文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568章 年轻女子VS惊呼声(5)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宜昌新闻网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估计,是让谈逸泽把这哈密瓜给他。

    不过谈参谋长决定给老婆的东西哪能给了别人?

    那岂不是等于虎口拔牙么?

    谈逸泽直接拍开这小家伙的小手,将哈密瓜送到了顾念兮的嘴里。

    聿宝宝一见是妈妈吃了那块瓜,谈参谋长没给他。

    委屈的泪水,就这样掉下来了。

    看着号啕大哭的儿子,谈参谋长表示很头疼。

    从边上找了一个小葡萄剥去皮,又弄成一小块一小块之后,一块块的塞到了儿子的嘴里。

    吃到了谈参谋长亲自喂给的葡萄,聿大爷心情爽了。

    连号啕大哭,都给忘记了。

    不过这件事情倒是让聿宝宝清楚,在他家谈参谋长的眼里,他妈永远是第一!

    “老公,你不会是把爷爷的盆栽都搬去给我爸了吧?”这个时候,顾念兮才想起,前一阵子在家里看到的那些盆栽。

    “聪明!”

    谈参谋长说着,又往儿子的嘴里塞了一小块葡萄。

    得到了谈参谋长关爱的聿宝宝,笑的像是一只小老鼠。

    而他老妈这个时候已经被谈参谋长弄得哑口无言了。

    “……”

    怪不得,她在家里看到那些盆栽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敢情,是谈参谋长将后院的那些盆栽都给空运到D市去了!

    然后,她家谈参谋长又在她石化的过程中,往她的嘴巴里又给塞了一块哈密瓜。

    当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着哈密瓜的时候,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谈起了今天他弄来的那几盆盆栽。

    谈到最后的时候,谈老爷子还信誓旦旦的对谈逸泽说:“我这次弄来的这几盆,你小子可千万别给我弄走了。不然到时候,我跟你急。”

    谈老爷子嘴上是这么说,但你哪一次见到他真的对自己的宝贝孙子动手过?

    反正,谈参谋长是不信。

&n最权威的癫痫病医院bsp;   所以,在谈老爷子的一番警告之下,谈逸泽还是嬉皮笑脸的和他说:“爷爷,我要的不多。您再给我两盆就行!”

    “你这臭小子,又想夺我的宝贝!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都将我的宝贝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谈老爷子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谈逸泽一向都不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的,可突然间他就一直管他要这些东西,难道不觉得奇怪么?

    不过回答谈老爷子的,并不是谈逸泽,而是顾念兮。

    “爷爷,那个……”

    “兮兮,有什么话尽管说!”

    在谈家,顾念兮现在可是备受宠爱。

    “爷爷,我老公把那些盆栽都弄给我爸了!”

    谈逸泽不说,顾念兮还是决定承认错误。

    “送顾市长了?”

    谈老爷子将疑惑的眼神落在谈逸泽的身上。

    “上次不小心把岳父的盆栽都给‘整齐划一’了,所以……”这后面,谈逸泽没有说下去。

    不过向来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谈家人立马知道谈逸泽的“所以”后面是些什么内容了!

    “你这孩子,你要和我说你是送到顾市长那边去,我会说什么吗?至于让小刘过来糊弄我,然后弄得全部东西都凭空消失了么?”

    现在回忆起来,谈老爷子还是有些生气。

    他的宝贝可以忍痛割爱拿去给孙子送岳父,可他忍受不了那些宝贝凭空消失了。

    一旁听着这些的谈建天忍不住笑道:“爸,他这是在坑爷!”

    “你这臭小子还笑,你难道你没发现,你托付我养的那几盆兰花,都让你儿子给顺手牵羊了去?”

    对于谈建天的幸灾乐祸,谈老爷子可是相当的唾弃。

    到这,谈建天也终于想到,他为什么这阵子都没有在后援看到自己的兰花了。

    敢情,原来是被儿子给弄去送亲家公了!

    不过对于谈逸泽,谈建天有着太多的愧疚。

    所以,就算谈逸泽将他最喜欢的兰花都给“顺走”了,谈建天也是一笑而过:“那他不是在坑爹了么?”

    没想到这么时武汉癫痫病治疗到哪家髦的话竟然从谈建天的嘴里说出来,一时间谈家大厅里传出了阵阵笑声。

    顾念兮还发现,连寻常对着谈建天都没有多少好脸色的谈逸泽的嘴角,竟然也有了弧度……

    无疑,这其乐融融的一幕,让多少年后的他们回想起来,都觉得温馨……

    租了车子,接连两天都在谈家大宅门口徘徊的凌老太,都快有些按耐不住了。

    这已经是她蹲守在这里的第三天了。

    可她,仍旧没有见到儿子的踪影。

    难道说,儿子是出什么事情了么?

    要不然,怎么会接连好几天的时间,她都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

    他们不是都说,儿子这一阵子都住在谈家这边?

    还是说,儿子并不想要见到她?

    但想了想,凌老太又排除了这个可能。

    凌宸是她自己生下来的,他是个什么性子,她怎么不了解?

    她的儿子,自然是不可能那么无情的!

    所以,她在这蹲守了几天没有见到儿子的出现,她才会这么慌张。

    “太太,您都在这里守着还几天了,都没有见到你想要见的人么?”

    司机是她雇佣来的。

    估计,他也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来头。

    所以,他才敢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到这一刻为之,凌老太还是趾高气昂的。

    “我儿子只是太忙了,没有时间见我罢了!”就算是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凌老太还是不喜欢被人给看扁了。

    但她现在的话,还是没有多少说服力。

    “是这样?”司机听了她的话之后,一脸都是笑。

    都在这里守株待兔了几天了,连个人影都没有见着。

    这样看来,人家不是躲着她是做什么?

    这老女人,吹牛也不知道打草稿!

    “就是这样!”凌母也看到了司机嘴角上挂着的那抹若有似无的讽刺弧度,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想了想,凌母突然说:“要不这样吧,我们把车吕梁癫痫临床治疗方法子开去凌氏集团办公大厦的对面,我想他这几天应该是太忙了,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就算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凌母仍旧不想要被别人看低。

    “知道了。您是主顾,想去什么地方自然是你说了算!”于是,司机拉动了车子的引擎,来到了凌氏大厦楼下。

    看着熟悉的大厦,凌母的心里可以说是翻起了千层浪。

    曾经,她也站在这个地方叱诧风云过。

    没想到,如今竟然以这样的角度看着这个地方,这让她的心颇有些失落。

    “太太,到了。”驾驶座上,司机提醒着。

    “我知道。这地方我不知道来过多少次,用不着你提醒!”凌老太就是不舍得让别人说赢过她一句。

    再说了,这可是凌氏大厦。

    是她当年和凌父用青春和热血建造的,她怎么可能会认不出?

    “太太,认得出来就认得出来,用得着说话这么不客气么?”都是雇佣关系,可不是主仆关系。谁人愿意让人无故当成发泄桶的?

    “您要是不喜欢我的服务的话,那您就另请吧!”现在是大冷天的,谁都不喜欢出来这外面冻个半死。

    要不是公司苏红这是个老客户,非要派他出来服务,他才不接这样的人。

    再说了,工作也不是找不到,为什么要在这里受这样的窝囊气。

    “没!我没那意思。您消消气!”

    看到司机下了车就要让她下车,凌老太着急了。

    她也就仗着现在在陌生的车子里,才能在凌氏的附近呆上一小会儿。

    不然,要是被凌父看到,没准又要将她给送回到法国去了。

    “小伙子,你就行行好。这么大冷天你把我扔在这里,我怎么找车子?”为了能继续呆在车里,凌老太只能说几句好话。

    可心里还是不断的嘀咕着:要不是她现在的情况特殊的话,这样的破车她才不想搭!

    “算了。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要是下回您要是在这样的话,那就麻烦您另请高就!”

    “知道了!”

    活到这把年纪,凌母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人的鄙视,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她还是想要看看她的宸儿,看看他这段河南看癫痫病上哪家医院时间过的好不好。

    如果可以的话,凌母还想要看看凌父。

    她都离开这么长时间了,他才给了她两次电话。

    一次是她刚到法国的时候,另一次则是她上次想要回来的时候,他打电话警告她现在不能回来。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想到这些,凌母又不免的想起昨天老刘电话里说的那个女音……

    到这一刻,凌母感觉自己的心里头有些发慌。

    甚至,她还想要证明些什么。

    带着不安的心,她那双在一年的时间里突然多了几道细碎纹路的眼眸,坚定的看着不远处的凌氏大厦的进出口……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凌母一直告诉自己,凌父这么多年对自己真的不错,什么事情都让着自己。应该,不会和别人好上的。

    可这样的心里暗示,却在她亲眼看到不远处被一个年轻女子拥着从黑色车子上下来的男子之时,变成了一堆碎片……

    凌耀……

    这个她曾经耗尽了自己所有青春,呆在他身边的男人。

    那个,曾经和她肩并肩,在商场上获得无数次胜利的男子!

    那个,她曾经以为,他这一辈子只会对自己温柔,对自己笑的男子!

    现在,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会任由那样一个年轻女人拥抱他?

    为什么他对着那个年轻女人的笑容,让她觉得如此的刺眼?

    凌老太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乱了……

    夜色加深的时候,整个城市的灯火次第暗下去。

    一阵缠绵之后,顾念兮也窝在谈逸泽的怀中睡的很熟。床边的小床上,聿宝宝也打着小呼噜。

    本来他的小脚丫已经踹掉了小被子,不过刚刚他老子半夜起来,又给他盖上了。

    床头的小灯盏的橘色光线,让这个房间有着让人憧憬的暖。

    夜,安静而祥和。

    然而在这样的夜晚,却有一声惊呼,划破了夜的沉寂……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分隔线----------------------------